它山之石

功能導航

 
 主頁 >部門頻道 >科研頻道 >它山之石 >

 
閱讀教材的藝術(二)



類讀,要求一個“聯”字,一個“牽”宇,它解決的是教師對教學标高的掌握和教師對教學材料的積累問題。

類讀就是連類而讀,就是從某一點生發開去,或在本課中、或在其他課文中找到與之相同相近的内容并将它們組合起來,從而鋪展出一個又一個知識的闆塊。換言之,類讀就是集“散”材料為“類”材料的閱讀。這種讀法可以開拓出教材的無限疆界,使教師成為知識花籃的編織者,使教師手中占有大量第一手的資料,從而大大提高教師理解教材的水平。

類讀是科學的閱讀積累。在教育上,失去“類讀”式的積累,就失缺了高素質人才的出現。

類讀可以是建立在理讀基礎之上的操作稍稍複雜的閱讀,這時的操作技巧是将理讀所得的“原始”材料根據一定的标準加以分類。類讀也可以是單刀直入地由某個角度直接切入教材的尋讀活動,這時的操作技巧是由某一個“點”出發,對同類進行粘連。不管怎麼操作,運用這種閱讀方法都能夠從教材中獲得無數的“組合”與“闆塊”。

類讀可以在一篇課文中進行,也可以在若幹篇課文中進行;隻要是有語言材料的地方,大概都可以積聚一定的“闆塊”。

類讀就是讓教師把教材讀“厚”,其目的是為了把教材教“薄”——一因為語言表達的規律、語言的精華多從“類讀”這種模式的積聚資料式的科學分析式的閱讀中産生。而且,善于類讀的教師,往往是教學論文發表率較高的教師。

類讀視點衆多、題材廣泛、層次複疊、角度多樣。如,可以積累關鍵性的基礎知識,可以積累訓練用的閱讀材料,可以編織寫作指導的訓練材料,可以組合大量不同角度的語言學習材料等等,我們甚至可以通過對課後練習的分類統計來了解教材的訓練意圖與訓練标高。

下面我們來看關于“類讀的作用”的幾個例子:

幫助我們科學地掌握教學的“量”與教學的标高

如果我們對下列類别的内容進行認真的探究,那麼我們就可以達到“教學目标明确”的教學境界:

①找出全套教材中1000個左右的生字和300個左右的難字。

②整理出全套教材中2000個左右的二字常用雅詞。

③清理出全套教材中700800個成語和四字詞語。

④選出教材中50個以上的常用句式。

⑤選出教材中的20個以上的常用段式。

⑥選出教材中的若幹種精美的表達形式。

⑦确定對100個左右的課内現代文精段進行閱讀訓練。

⑧重點教學60——80個文言實詞。重點教學10——15個文言虛詞。

⑨落實對3040個雙音節文言詞的詞義的理解。确定對30個左右課内文言文精段進行閱讀訓練。

⑩落實全套教材中課内現代文、文言文的20000字左右的背誦量。

⑾找到100個左右的實用而富有情趣的語言積累闆塊。訓練10種左右的語文學法。

幫助我們積聚雅詞、美句、精段等語言材料

如第一冊至第三冊中的“寫花美句”:

桃樹、否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

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裡帶着甜昧兒;閉了眼,樹上仿佛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

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裡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不同的紅,不同的黃,以及潔白,淺紫,顔色絢麗;繁複新巧的,纖薄單弱的,式樣各出新裁,各色各式的花朵在園中鋪展開一片錦繡。

花兒們……慢慢地舒展着花瓣,從一個個小小的紅苞開成一朵朵鮮麗的花。她們彼此學習着怎樣斜倚在枝頭,怎樣顫動着花蕊,怎樣散發出各種各樣的清雅的、濃郁的。幽甜的芳香,給世界更添幾分優美。

白丁香正在半開,滿樹如同灑了微霜。……微風一過,搖動着她的小花,散發出一陣陣幽香。

陽光照着,蜜蜂兒蝴蝶兒,繞着花枝上下飛舞,一片絢爛的花的顔色,真叫人眼花緣亂,忍不住贊賞生命的濃豔。

從未見過開得這樣盛的藤蘿,隻見一片輝煌淡紫色,像一條瀑布,從空中垂下,不見其發端,也不見其終極,隻是深深淺淺的紫,仿佛在流動,在歡笑,在不停地生長。

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開、下面的待放。顔色便上淺下深,好像那紫色沉澱下來了,沉澱在最嫩最小的花苞裡。每一朵盛開的花像是一個張滿了的小小的帆,帆下帶着尖底的艙。船艙鼓鼓的,又像一個忍俊不禁的笑容,就要綻開似的。山間的夜風吹得人臉上涼涼的,梨花的白色花瓣輕輕飄落在我們身上。

像這樣的美句闆塊,我們能從教材中進行足夠數量的聚集。

幫助我們發現語言表達的優美模式

如“擴展式描寫句”:

以下每一句子都可大緻分為兩個層次,都是前略而後詳,都是前面簡明而後面生動,都是前面有一個中心詞(點示出人、景或物),後面便圍繞這個中心詞進行描寫。——這是多麼美麗的句式:由于鮮明的層次性,它表達的節奏舒緩而自由,于從容不迫之中表現出細膩,在初步的展現之後再緩緩撩開人、景、物的面紗。請看:

*我掀開簾子,看見一個小姑娘,隻有八九歲光景,瘦瘦的蒼白的臉,凍得發紫的嘴唇,頭發很短,穿一身很破舊的衣褲,光腳穿一雙草鞋……

*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塊小塊的新綠随意地鋪着,有的濃,有的淡;樹上的嫩芽也密了;田裡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

湖邊有幾棵樹正在飄散一些白色的纖維,大團大團的,像棉花似的,有些飄到草地上,有些飄入湖水裡。

草地的氣候就是奇怪,明明是月朗星稀的好天氣,忽然一陣冷風吹來,濃雲像從平地上冒出來似的,霎時把天遮得嚴嚴的,接着,暴雨夾着栗子般大的冰雹,不分點地傾瀉下來。

*烈士們的遺體,保留着各種各樣的姿勢,有抱住敵人腰的,有抱住敵人頭的,有掐住敵人脖子把敵人摁倒在地上的,和敵人倒在一起,燒在一起。

*那是我最為心愛的寶書,看起來,确是人面的獸;九頭的蛇;一腳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沒有頭而“以乳為目,以臍為口”,還要“執幹戚而舞”的刑天。

陰天,暗得很,隻能模糊辨出坐在南首的是一個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國人,穿一件牙黃的長衫,嘴裡咬着一枝煙嘴,跟着那火光的一亮一亮,騰起一陣一陣煙霧。

*傷心崖是夏洛山上的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從山底下的流沙河擡頭往上看,宛如一線天,其實隔河對峙的兩座山峰相距約6左右,兩座山都是筆直的絕壁。

*這叫聲與我平常聽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沒有柔和的顫音,沒有甜膩的媚态,也沒有絕望的歎息,音調雖然也保持了羊一貫的平和,但沉郁有力,透露出某種堅定不移的決心。

幫助我們編織寫作借鑒材料

如:

1、文章的開頭,應當多考慮寫這樣的句子

①直接入題句。如:盼望着,盼望着,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②直接入情句。如:白楊樹實在是不平凡的,我贊美白楊樹!

③直接入景句。如:天亮的時候,雨停了。

④直接入境句。如:山的那一邊,其實還是山。

⑤直接入事句。如:我冒了嚴寒,回到相隔二千餘裡,别了二十餘年的故鄉去。

⑥直接入物句。如:石拱橋的橋洞成弧形,就像虹。

⑦直接入論句。如: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⑧直接寫人句、如:最使我難忘的,是我小學時候的女教帥蔡芸芝先生。

2、文章的結尾,可以多寫有這樣表達作用的句子

①有餘味。如:在這淺紫色的光輝和淺紫色的芳香中,我不覺加快了腳步。

②有情感。如: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③有含義。如:這天夜裡,我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變成一隻小蜜蜂。

④有意境。如: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詩:“驿路梨花處處開。”

⑤有情趣。如:但是,我下了決心,幹脆不讨老婆算了。媽媽摸摸我的臉說,可是我要孫子呀。

⑥有警策。如:人之立志,顧不如蜀鄙之僧哉?

⑦有文采。如:這是自由詩,這是交響樂,這就是山城、霧城——重慶的夜……

⑧有照應。如:忽然撫尺一下,群響畢絕。撤屏視之,一人、一桌、一椅、一項、一撫尺而已……

像以上這樣的一類一類的知識闆塊,隻要你有耐性去聚集,就會層出不窮,就會美不勝收,教材在你的面前,就像神話中的聚寶盆。

那麼,類讀是不是對課堂閱讀教學有用呢?這是不言而喻的。當你巧妙地将一個小類的知識穿插于閱讀教學之中,你的“積累”這時就變成了藝術。

有實例為證:

在筆者的《滿井遊記》的教學之中,同學們找出了課文中的四字寫景美詞,并進行了四字寫景美詞的回憶比賽。回憶比賽的結果是,師生整理出了這樣一個類别:

課文有40餘個有運用價值的四字寫景美詞

芳草鮮美  落英缤紛  土地平曠  屋舍俨然  阡陌交通  雞犬相聞  香遠益清

亭亭淨植  樹木叢生  百草豐茂  秋風蕭瑟  洪波湧起  朝晖夕陰  氣象萬千

陰風怒号  濁浪排空  日星隐耀  山嶽潛形  春和景明  波瀾不驚  上下天光

一碧萬頃  沙鷗翔集  錦鱗遊泳  岸芷汀蘭  郁郁青青  長煙一空  皓月千裡

浮光躍金  靜影沉璧  水聲潺潺  峰回路轉  山高月小  水落石出  清風徐來

水波不興  千裡冰封  萬裡雪飄  山舞銀蛇  原馳蠟象  紅裝素裹  分外妖饒

發布時間:2013-02-21 12:16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重慶市中小學教育技術裝備管理系統
重慶市兩江新區人和實驗學校 2008 版權所有 您是第 位訪客
地址:重慶渝北區和睦路13号 電話:023-67645647 傳真:023-67644416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覽本網站 網站技術支持: 渝ICP備08004536号